黑人革命

那一天,他45岁,面对心底再一次被激起的怨愤,而无处发泄;

那一天,他31岁,看着满街打砸抢烧的人群,空有满腔怒火却深感无力;

那一天,他16岁,听着面前这位大哥的怒吼亦或是恳求,眼神逐渐坚定了起来;


那一天,苍山如海,残阳如血,当他第一次看见这本红色封面的书本之时,他还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。

虽然有些词语他还不太懂,比如“communism”这个词语,他脑海里浮现的是在电视和网络上接收到的与之相关的红色暴政,暴力侵略,独裁统治……但他觉得,事情不该是这样,绝不该是这样。

他的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喃喃低语——“你们得想出一个更好的办法”


了解黑豹党的历史。

于中东与某黑豹党幸存党员亲属会晤。

回到美国,在细致而深入的调查之后写了一篇《明州黑人运动考察报告》,报告中明确指出“种族歧视是阶级矛盾的外在表现之一”。

组织群众,联合受压迫的白人,宣传共产主义思想,暂时不碰武器,不组建军队,以免重蹈黑豹党的覆辙。建党,前期闷声发展地下党员,注意低调行事。时机成熟后,建军,成立地下革命根据地,低调训练军队,同时注意统一战线。

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进步力量,如被发现,必要时战略转移到亚洲,不和美国军队硬刚。

在非洲、南美洲、东南亚和中东建立革命根据地,使美国依赖的一些低端产业链掌握在党的手中。
……
……
……


许多年之后,美共中央党校。

这里是一个暂时用来作仓库的房间,当他处理完一天的政务之后,他常常喜欢来这里坐坐。

这里的东西不久之后都要放到革命历史博物馆里去展览了,虽然是他下令这样做的,但他还是有些不舍——想要在最后再单独陪陪它们。

他眼前放着那杆他第一次使用的武器,一支半自动步枪,虽然现在只剩下因高温而变形的枪管了;

旁边柜子上的盒子里,放着一个缺了一角的徽章,看起来十分破旧,但其上承载着他最好的朋友、同时也是他最怀念的战友的不屈的意志;

在一堆像是老旧书店买回来的二手书籍中,还有一本残破的红色书籍,他轻轻拿起来,拂了拂上面的灰尘,打开了它,又看到了那个改变了他一生,也改变了整个世界的单词——“communism”。

他看着这个单词,想起了许多往事,他还记得,记得第一次看见这本书的那一天,苍山如海,残阳如血。


0%